羽姒

【白散×你】那么就作为新的降临者

你≠旅行者

你穿越次元壁

主角背景为了剧情写的,别讨论逻辑是否合理(因为可能真的不合理,无脑看吧)

是生贺……想给每个时期的他都写一个,但是时间不够了nia……

又名《在他生日的时候穿越回去进行双向救赎》

其实没写完这是可以说的嘛




昏暗的房间里,手机屏幕照出来的蓝光是唯一的光源,打在你白皙的脸上。额前的碎发已经长过眼睛,稍稍遮住你呈现微微墨色的黑眼圈。


你打开自己的社交账号,屏幕上赫然显示的是你庞大的粉丝群体,以及你亲手制作的一条条有关原神的视频。


没错,你是一名互联网上风光无限,现实中却十分阴暗的小宅女。


枫散……散空……散荧……这些是你最常制作的作品类型,不论是手书、小说还是漫画的形式。毫无疑问,你是一名散厨。


快到他的生日了呢……  

  

看着你自己产的粮,你竟然无厘头的开始起了醋意。不管再怎么写乙女向,你始终无法触碰到那边的他,越写越会平添思念。在意识到这点后,你放弃了写乙女的方向,转而向同人发起攻势。


我也想触碰到他啊……凭什么……我对他的爱意明明不比你们少的……可是为什么我们就是隔着一道无形的壁垒,无论我再怎么传达也无法收到回应……


如果他能来到这里……不……让我去往那边吧……我才是真的一无所有了……


你关掉手机,转头把头闷进被子,这么想着。你的心脏突然狠狠的一抽……你捂住心口,没有放在心上。


你眨着生理泪水,朦胧的睡了过去。在梦里不知怎么的跑起了回马灯。


从你被挖掘出非凡的文笔才华,被家人众星捧月;又到查出心脏病,被下了最后通告,活不过成年;最后被家人美其名曰送到好城市的专业高中进修,实则放你自生自灭。自那以后你的生活中除了家人的打款,每月一次的医院体检,就什么都没有了。毕竟,一个需要继承家业的富商不需要这么一个英年早逝的天才。


你认识了散兵这个同样被[摒弃]的人偶后,对于[同类]开始无法自拔的产生好感。爱意如洪水一发不可收,渐渐汇聚成了江海。


[既然如此……那么你就作为新的降临者……]


你空荡荡的脑海里突然响起这么一句话。什么?降临者?你脑子瞬间清醒,醒来却躺在陌生的房屋内。


你仰头观察,这间屋子十分老旧,房顶破了几个大洞,还被人用破木板给钉住了,挂上了几块破布做为修补。房屋也被陈年的风磨损的陈旧不堪,不过没有蚊虫乱飞,你身下铺着软榻,似乎是很多块洗干净的布拼成的,看起来这里有一位爱干净的主人。


你想坐起身看看屋子的主人,心脏却猛地抽痛,从胸膛里传来的窒息感,心脏一下一下的跳跃声格外明显,好像要冲破你的肋骨。这样的痛苦仅仅维持了一瞬,疼痛又转变为紧缩,仿佛有无形的大手紧紧按住你的心脏,快要把弱小的心掐爆了。


你揪住胸前的衣服紧闭着眼睛痛苦的闷哼起来,身体痛得侧身辗转,缩成一团。


有人听到你的声音立刻着急的跑过来,放下手中的堇瓜,双手无助的向你的手伸去,“你怎么了?很疼吗?该怎么办……”


你满脑子混乱,一双白皙细腻的手向你伸过来,你想都没想直接十指握了上去,用尽力气攥住那只手,好像这样就能缓解疼痛一样,嘴里不停的念叨着:“疼……心……好疼……”


那紫发少年焦急的表情瞬间染上绯红,却没有把手抽离出来,任由着疼的脸色发白的你将手往你自己怀里拉。


他轻轻贴近你,熟练的抚着你的背,温柔的说道:“没事……很快就过去了……”


他的话语好像有着魔力,你久违的感觉到了安全感,疼痛感随之降下来不少,缓缓松开他的手,睁开眼睛打算看看眼前人是谁。


紫色的公主切短发落在脸颊两侧,鸢紫又偏幽蓝一点的眸子倒映着你脸,这人分明是散兵。


见你愣住,散兵关切的询问,“你还好吗?”


你的眼里闪过一丝慌乱,“抱歉,我刚才……”


散兵青涩的一笑,“没关系,我知道你不是有意的。”


你看着散兵纯良的笑容,脸突然就红了,低下头去,注意到散兵的右手手背上是被你指甲捏出来的四个指甲印,痕迹上泛着红,看得出来你用力不小。


“你的手……”你突然就感觉歉意满满,又注意到他的左手也有深浅不一的痕迹。


散兵笑着跟你解释道,“这几天你昏睡的时候经常这样,突然就捂着胸口,脸色发白,我只好用这种方式帮助你”


几天?经常?你瞬间羞的满脸通红,我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啊?


你安静了一小会,小声的说:“谢谢……”


“谢谢你这几天守着我……”有心之人将患有心疾的人抛弃,无心的人偶却救了患有心疾的残缺之人,想到这里,你就很没由来的伤心,开始抽泣起来。


经历了游戏剧情的你,早就对他的身世了如指掌,但此时还需要装出一副不认识他的样子:“请问……你叫什么名字?”


“……我没有名字,大家都叫我倾奇者”散兵沉默了一秒,缓缓开口。


你注意到他手腕处人偶的关节,意识到现在都时间线可能是在他经历了丹羽的死去之后,他原本应该遇上那个孩子,却被你给抢先了,“你是……”


他注意到你的视线,犹豫的开了口,“……我是一个人偶,没有心的人偶。”


你此时自嘲的笑了笑,“哈……我有心,却患上了心疾,这几天你也都知道了……一旦发作心就会疼痛难忍,我的家人认为我活不长,于是抛弃了我……”


“我也曾被抛弃,背叛过……”他低下了头,你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
“那……以后我陪着你,好么?”你试探的询问。


“你不会背叛我……抛弃我吗?”他抬起头,盯着你的眼睛。经历过两次背叛的人偶似乎格外敏感,他的眼神里夹杂的感情太多,犹豫?不信任?担忧?你看不出来,但你知道他在等你肯定的答复。


“那我们约定好,我永远不会背叛你,抛弃你。”你伸出小拇指,笑着看着他。


散兵也伸出了带有人偶关节的手指与你拉勾,“那说好了……说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针……”


你大拇指轻轻按上他,与他签下了这一份真挚的约定。你注意到他的人偶关节的痕迹淡下去了点。


我一定……会好好珍惜这份馈赠……与你在一起的每一刻时光……



评论(35)

热度(321)

  1. 共18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